是你的锅锅

近期原创
ooc都是我的
糖是他们的
催我我写文不催没有粮

【假面骑士Ex-aid/飞姬】暗関

我被akb51单冲击到了。
只想用akb的歌写单纯的不知所云的段子。
飞姬飞姬虐文虐文。
陌生人陌生人。


《暗闇》/STU48

“黑夜啊,不要将我变成诗人,我不想光说美丽的东西就结束。”
“被生活伤害而惊慌,就这样不像样也好。”
“在下一个清晨的到来之时,把现在拥有的东西全部丢掉。


“最终还是做不到恢复记忆吗......”Poppy看了一眼在躺在cr病床上的百濑小姬,眼神里掩不住的失落,“......这该怎么办......”
黎斗也是一脸疲倦的样子,往眼眶底下敷着冰块,声音不仅沙哑还带了几分不满:“没用,找不到她记忆的数据......我的才能并不能给人凭白造一段记忆出来,而且能把她从垃圾数据库里面找出来就已经够困难了,别给我瞎加难度啊。”
Poppy走上前,却不小心瞄到了在窗口看着这一切的飞彩,他眉眼带笑,脸上是Poppy几乎从未见过的温柔。.......要让他知道这事实吗。
“黎斗......要告诉他吗?”Poppy转头问到,却被突然进来的贵利矢打断了。
“Poppy,永梦找你,楼上。”拽着一本不知道是从哪里拿来的实验册,叼着笔,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晃过来的贵利矢,“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和Gemn吧。”
Poppy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走了上去,一步一回头但是看起来依旧不放心。

“Poppy,小姬怎么样?”飞彩也在二楼,刚取了一杯热咖啡配了两颗方糖,自从贵利矢来了以后二楼的方糖和奶精越来越少了,经常会忘记补货这件事。
Poppy心里在疯狂抉择着,已经陷入了大混乱中,到底说什么比较好呢,恶魔poppy和天使poppy在互相争吵着,半天都没有回应。
永梦在一旁看着也心生疑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难道说......但是小姬实体已经在那边了......不可能有什么意外,这般想着他出来打圆场:“嘛,黎斗的话肯定是没问题的,你看大家不是都能成为Bugster好好地生活下去吗?是吧Poppy。”
“哎,嗯,贵利矢也在帮忙哦,肯定还没问题的!”Poppy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换上了一副安心信赖的笑容安慰着。
飞彩的眼神带了一点不确认的慌张,但是很快掩饰下去了,唯一一个看到的也只有正好坐在他面前的永梦和帕拉德。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永梦编了个理由把飞彩骗了出去,帕拉德留下来询问这个问题——难道是在复活小姬的时候遭遇了什么无法克服的问题吗?
Poppy手里下意识地摩挲着咖啡杯的杯身,一杯咖啡从冒着热气渐渐冷却,Poppy才开口:“记忆......拿不回来.......”
“记忆?Graphite的记忆?”帕拉德攥着自己的袖口思考着。
“是的,我们无法恢复她的记忆,或许和Graphite被感染了病毒再消散有关。”Poppy长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不安,“没有办法,黎斗也说他做不到。”
“这可让人有些头疼,是吧,永梦。”帕拉德对着刚开门走进来的永梦问到,“Gemn都说没有办法了。”
永梦盯着底下正在进行商讨的二人,心里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时的情绪,直接去告诉飞彩,或许他心心念念了五年的女孩子,已经记不得他了。
他们会成为陌生人。

飞彩不是感觉不出来大家最近几天对他的态度愈加小心翼翼,甚至连妮可来CR的以后都不抢他蛋糕不和他大声说话了。
肯定是基于什么原因才会这样,飞彩能想到的只有躺在那里的小姬,唯一一个至今还是不确定因素,或许说是对他最重要的人之一。
是出了什么问题吗?飞彩自从复活小姬那天起第一次就没有踏入过病房,今天他终于忍不住进入了病房。
小姬安静地躺在病床之上,面色略显苍白,身上穿的衣服是Poppy找来的粉色连衣裙,不管是发型还是容貌都是五年前的样子让人怀念。
“小姬.......”飞彩以为自己会痛苦,或许是激动到说不出任何话,但是他只是压低声音带着无限怀念喊了她的名字,再然后眼泪便止不住了。
他攥住了她的手,头深深埋下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名字。
“这位先生......您为什么哭......?”女孩睁着自己的双眼,从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绪,一片干净,她对飞彩的称呼也是恭敬而又礼貌。
飞彩愣了一下,迟迟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
小姬瞄了一眼被紧攥的左手,有些不解:“先生你好......认错人了吗?我是百濑小姬。”
“没有,我没有认错人,我是镜飞彩。”语气依旧克制而冷静,只是颤抖的双手暴露了他内心的惶恐和迷茫。
“镜先生,初次见面,你好。”


评论(1)
热度(3)

© 是你的锅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