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的锅锅

近期原创
ooc都是我的
糖是他们的
催我我写文不催没有粮

【假面骑士Ex-aid/花妮】滑雪的场合

-滑雪的回合
-cp主花妮/隐藏永飞
-ooc是我的/糖是他们的


虽然下了很大的雪,但是第二天一早就已经一片晴空,裹上了一件厚重羽绒服的妮可一打开阳台门就被扑面而来的冷气吹得往后退了一两步,而还在床上裹着被子睡得迷迷糊糊的Poppy也被冷得一激灵,赶紧把自己再次好好塞进了被窝,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却看到时间已经接近九点。
“妮可酱吃完饭以后直接去滑雪吗?”Poppy一边套着袜子一边问到。而妮可已经把自己从头到脚包成了一个球,围巾帽子手套和羽绒服一层又一层地裹着,只露出了一张小脸,看着却有点生气:“不去,大我说他不想起床。”
“......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俩好,大我也对你最近是不是态度越来越别扭了?真是让人担心......”Poppy把雪地靴穿好,站起来跺了跺脚,拉过妮可的手直接冲去男生们的房间,一边走着一边进行母亲般的教育:“有的时候态度要软和一点,一直强硬着反而不好。”
大我是和贵利矢住一间的,Poppy冲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惊慌地裹着被子一副小娇妻模样的贵利矢和刚从洗手间出来发梢略湿的大我。大我有些无奈地揉着头,将二人带出房间后顺手带上门,试图保护下贵利矢的隐私。
“所以说什么事?”他看了一眼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妮可有些想笑。
“想去滑雪!”妮可的兴奋肉眼可见,即使穿得那么厚也还是蹦蹦跳跳地一脸满足的状态。Poppy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氛围,觉得自己还是离开比较好,就跑到隔壁去掀了永梦和飞彩的被子,美其名曰叫早服务。
“你会吗?”大我回到房间,从衣柜里拎出一件厚外套,套上以后就随意地敞开,露出了里面黑色的线衫。
“没有!”而跟在他身后的妮可迈着大步试图跟上,戴着手套没办法抓住他的衣服只好用牙咬下了一只手套叼在嘴里,用露出来的手抓住了他衣服的下摆。
大我感受到背后的一股拉扯力,也就把脚步放慢了,边走边想着要怎么教一个新手滑雪。
“大我!教不教我!”久久没有等到回应的妮可有些急躁了,直接伸手揽上他的胳膊,刚想强迫人却又想起来poppy说过的话......然后蹭了蹭他袖子,睁大眼睛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用着哀求的语气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从妮可的角度能看到大我转过头快速的瞄了一眼然后将视线转回,喉结很明显地一动。
“......那就快点走。”

他们二人是这个宾馆里最早到滑雪场的,一片雪地之中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太阳晒在雪地上刺得人有些眼睛疼,于是二人都带上了护目镜。透过粉色的护目镜看到的粉色大我让妮可不自禁笑出了声,把手套戴好了就扑通一声坐到了雪地上,试图把脚套进滑雪板。
而大我仅仅是踩了两脚那个滑雪板,就完美地穿好了,他看着在那边折腾了半天还没有穿好,皱着眉头但是一脸认真的妮可,蹲下身子将她的脚抬起来,套进了滑雪板的凹槽,再扣上鞋扣确保了不会脱落。抬头却看到女孩子闪闪发光的眼神,好像在叫喊着什么。他别过头站了起来,妮可却无法一个人站起,滑雪板还倾斜着插在雪地里,她挣扎了两下又掉回雪地里。大我伸手拽住她的一只手腕将她拉起来,却没想到用力过头妮可直接撞进了他怀里,妮可没有立马挣脱开还趁机摸了一把对方胸口。
“哟,妮可酱和大我你们在干什么呢?”扛着滑雪板和永梦勾肩搭背走过来的贵利矢出言调侃道,“雪地上就那么亲亲热热,我还真是羡慕呢......”
“那贵利矢你自己也去找个对象啊!”Poppy踩着滑雪板非常快速地从山顶滑了下来,姿势优美看起来就是个老手。
飞彩和永梦两人先行离开了,两个人拖着一个雪橇坐着车上了更高地雪山,看着飞彩吓得有点晕头的样子,妮可内心为他捏了一把汗。
当她转身看着面前的山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熟悉感,或许是因为以前玩过类似的vr滑雪游戏,心中也有了点自信,试探性地扭了一下脚踝,重心突然向前导致整个人差点跌了下去,幸好被大我及时拉住才免于受难。
只是两个人这样一来难免重心不稳,大我试图站稳身子却因为妮可的围巾被拽了下来而罩住了他的头,双双跌落在雪里。两块滑雪板也卡在了一起,围巾底下的是妮可涨红的脸颊和大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冰块脸。只是这个男人的耳朵略有发红,不知道是因为风雪太大被冻红还是害羞。
微妙的气氛中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永梦你慢一点!!!!啊啊啊啊—————什么无证————庸医———你在对小姑娘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大我......太厉害了!!!不愧是天才放射科医生!”
“光天化日之下......啧啧啧......太可怕了大我选手首先上三垒吗?”
“妮可好勇啊.......羡慕羡慕。”
两个坐着雪橇从山顶直飞而下,另外两个踩着滑雪板慢悠悠地和逛街一样滑下来对其余的旅客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看到快在山脚处的二人组以意外亲密的姿势摔在一起,四人意外地表现出不同的神情,飞彩虽然被吓到缩在雪橇最后面不得不紧紧地拽住永梦的衣服,一闪而过的惊讶和难以置信出现在他的脸上,怕不是此刻满脑子都是禁忌の爱与和平。
贵利矢和poppy也只是冷静地吐槽了一句就赶快离开了这个在单身人士眼里满是粉红泡泡的事故现场。
慌慌忙忙爬起来的妮可不小心手肘杵在大我的腰上,一用力,大我痛得低声啧了一下,乱上添乱导致场面愈加混乱。大我先把脚上的滑雪板蹬开,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再把妮可从地上拎起来给她好好地系好围巾,在胸前打了一个有点丑的蝴蝶结。
“唔,好丑。”妮可的线帽也被大我拽在手里,然后直接套在了她的头上,用线帽挂下来的两个球球挂件在下巴上再度打了一个丑到爆表的蝴蝶结,“大我你真的是没有时尚的脑子啊......”
“算了,我勉强带一下......”一边嘟囔着,妮可一边把刘海揉了揉整理了一下,“继续滑雪吗,大我?”
大我把自己的滑雪板竖在一旁,牵过妮可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瓶热咖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被塞在口袋里,现在摸起来还是温温的,倒不如说是适合现在喝的温度。
大我脱了手套放在一旁,单手开了咖啡的拉环递给妮可,意思看起来像是让她喝的样子,妮可也笑眯眯地接过了,两个人就站在雪地里面喝着同一瓶热咖啡。

滑雪过后的环节就是大家一起聚餐。
精神还是很好的贵利矢抱着一堆零食和poppy一起进了永梦和飞彩的房间,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蔫的飞彩坐在床边,脸色不是很好但是永梦一直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无论是谁,被反复从山顶冲下再来一次这么地过了一上午,换做谁都会觉得不舒服。
而大我和妮可两个人从刚才滑雪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运动,大我陪着在山上反复坐着缆车一直不肯下来的妮可绕了整整十八圈,妮可这才满足这个低配版摩天轮。
回到室内的两个人也脱下了外衣,妮可今天穿的是被列在心机排行榜第一位的短款粉色毛衣和衬衫,只是出门前背后打得漂漂亮亮的蝴蝶结现在变得有些丑,仿佛是重新打过一样。大我则回房间换了一件黑色的卫衣,胸前挂着的牌子也被塞了进去。
“......你们干什么了?”贵利矢敏锐的发现了问题,和Poppy交换着八卦的眼神,两人的视线盯着妮可从耳朵开始红到鼻尖。
大我突然站出来挡在了她的面前,一手把人带到身后,低声“呵”了一下:“衣服弄湿了而已,还吃不吃饭了。”
总之话题被花家·宇宙第一直男·大我强硬地带到了另外一边,骇于大我认真的眼神贵利矢和poppy也接上了话。
“真的是......不坦诚。”妮可凑到大我的身边小声地说道。
“......那也比某些人临阵退缩要好吧?”大我刘海下的视线难道带了一丝调侃,说话的时候也不自觉地翘起了唇角,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就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是挺好的。

评论
热度(19)

© 是你的锅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