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的锅锅

近期原创
ooc都是我的
糖是他们的
催我我写文不催没有粮

【叶月柊】声を聴かせて

-无垢的混沌开始前的故事

-叶月哥哥是腕死逃出者/san低于0疯了,妹妹继承了遗志(x

-田中先生是 @远撰草子  糟糟家的pc


————————————————

       她屏住了呼吸,不知从哪里突然涌上来一股紧张感,明明面前的那扇门是那么的熟悉。

       叶月柊站在每周都会来看望一次的哥哥病房的门口,不同的是这次不是以前惯例的时间点。特意翘了课,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来到了医院是因为她终于抓住了那个给她哥哥做心理辅导的心理医生。

       她早就该意识到那个心理医生不是什么一般的人,至少不是和某件事情毫无关系的人……从哥哥那边也问不出任何的事情,她只能寄希望于那事件发生后其余的幸存者。

       叶月是家里幺女,从小被娇宠长大,父亲哥哥都把她捧做掌中花。按理她应该无忧无虑地读完大学,做一个优雅端庄的大小姐,享受着下午茶的芳香和家里长辈的宠爱,最后嫁给一个家世相当的男子,生儿育女成为一个富家太太。

       但是她觉得她该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看着日渐年老的父亲以及在病院里精神一直都不是很稳定的哥哥,她的嗓子眼就开始发干,如潮水一般的恐惧感围绕着她。夜里躲在衣柜里面小声啜泣的次数越来越多,叶月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想逃离却又认为自己应该主动承担那一份责任。她单独站在人生的分叉点,原本在前面引导着她的人却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离开。像柊树一般,她只能将自己尖刺的那一面展露在众人面前,藏起了那美丽却柔弱的花瓣。

       她想,或许这位心理医生会成为这一切的突破口。



       “叶月先生不要对我这么抵触该多好,都快一年了我的治疗也毫无进展啊。”一个略显懒散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才说了几句话就一副想冲上来拎着我领子揍人的样子,麻烦你最后处理了?”

       “好的,没事,田中医生您也辛苦了。”是护士长的声音。

       是他。田中一郎……是这个名字没错。深吸一口气后,叶月手里攥着他遗留在护士站那张名片,擅自推开门走了进去。因为是匆忙从学校跑回来的,她背着小小的双肩包,看起来也不过十来岁的样子。

       对方好像刚结束了治疗,正在将西装外套的扣子扣上,而躺在床上的哥哥则被护士擦去满头汗水,下唇被咬得苍白,看起来非常疲惫。

       “……您对哥哥做了什么?”虽说哥哥精神一直不是很好但也没有那样精疲力尽的时候,叶月抿了下嘴唇,顺手扯住了对方的衣领。和这位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男性之间的身高差让她只能昂起头看着对方。

       “并没有做什么哦?就是单纯的治疗。”对方笑眯眯的样子让人提不起好感,叶月甚至觉得恼火,这样的心理医生的治疗对哥哥真的有用吗?反而会加重病情才是真的吧。束手无策的她只是攥紧了拳头,努力控制着自己颤抖的身体,她觉得自己这次或许真的会被恐惧所吞没。

       从脊背后窜起的那一阵寒意,吞噬着她,撕咬着她。

       男性好像察觉到了叶月的失态,试图用言语来安抚她:“叶月小姐……这样称呼你是否可以?”对方的话仿佛是向泥潭里的她伸出的一只手,叶月这才清醒过来。

       “……抱歉……”她松开了扯着田中领子的那只手,低下头,为自己的失礼道歉着。

       “叶月小姐不需要道歉哦?”田中顺势蹲下,为她撩开一侧的鬓发,叶月因着他突然的动作猛地向后退了步,刘海晃动下露出一双惊恐的含着泪的翠色双眸。

       田中整了整衣领,对她伸出手:“我会将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告诉你。”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是被蛊惑了吗,叶月脱下了自己的手套,女孩的纤手搭了上去,仿佛完成了什么契约。



       叶月对那一切并没有任何概念,SERa研究所还是病毒什么的和她的生活相差甚远。哥哥是经历了这些吗……哥哥……她低声呼唤着,眼眶却忍不住地红了。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从新增加的“田中先生”这个账户传来了几句话。

       “小叶月考虑好了吗?”带了一个动态的眨眼表情。

       叶月觉得没有,并且开始第四次怀疑对方是否靠谱。

       她从床上起来,踩着软绵绵的地毯爬进了衣柜里,在狭小拥挤的空间里她的脑子开始放空,开始不受限制地思考。她咬着指甲盖,把脸埋进了自己长裙之中,柑橘味的香薰气息围绕着她,是意外的安心的味道。

       今天不能哭,叶月和自己这么说着。

       而且手机上的消息已经呈现已读状态却迟迟没有回复,田中先生也会觉得困惑的吧。

       今天要做个决定。



       她划开手机屏幕,在对话栏里面一字一句打着,竭尽全力压抑着自己的害怕惶恐。

       软弱的一面只能永远埋藏在衣柜里,不能被任何人看见。


 

       “田中先生,如果您要去的话,可以带上我吗?”

 

       “没关系的,我可以的。”


       “叶月不会成为田中先生的负担。”


评论
热度(1)

© 是你的锅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