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的锅锅

近期原创
ooc都是我的
糖是他们的
催我我写文不催没有粮

【叶月柊】長い夜

    睡醒却发现窗外一片明朗,我揉了揉眼睛意识到这里并不是自己家中,熟悉又陌生的场景……这里是哪里。我在一片浆糊的记忆中勉强扒拉出来了一点零碎的记忆。

    是的了,这里是廻音村……而我,我是来干什么的?努力再回忆一点却感到头疼,是身体发出的预警信号吗,警告自己不要再试图回忆那一段记忆。

    “……呜。”头疼愈发严重,手腕撑在床边,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不知道为何心里空了一块,我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大脑驱使着我去寻找身体却又在警告着我,“好痛……田中先生呢……”

    突然说出的这个名字让我愣了一下,顺口得让人意外,明明是不久前才认识的……是,是这样的吧?不靠谱的记忆让我失去了回忆的选择,而打开line就能看到的置顶的田中先生。和田中先生的联系在这几天显得非常频繁,一边翻着历史记录,我的脸色开始渐渐变得苍白。

    “……有,有点奇怪……”明明是冬天的早晨我却因为疼痛大汗淋漓,记忆的深海里仿佛有一块禁区,只要我稍有接触的妄想,风平浪静的海面便迅速掀起波澜,变成噬人的怪兽。我害怕被吞噬,就像当初害怕接触哥哥的事实一样。

    我以为在责任之下我成长了,但是也只是我以为,过于片面,过于主观。

    所谓责任好像并不是我成长了就能全盘接受的。

    在面对恐惧和害怕的时候我还是会退缩,我没有办法做到向前跨出那一步……会摔跤的吧,会在所有人面前难堪的吧,这样的念头紧紧缠绕着我。会温柔地将我扶起来,给我整理裙子的人已经没有了。

    胸前的衣服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泪水洇湿,然而直到胸口出现凉意我才注意到我哭了,没有理由的,只是望着窗口能看到的那片雪山,泪水静静地留下。



    眼眶会红肿的,我叹了一口气尝试用化妆品遮掩自己哭过的痕迹,只可惜收效甚微。看着镜子面前的自己,披肩散发和毛茸茸的睡衣,一切好像和刚来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我的手指……目光被右手食指第二个指节上的红肿吸引了,我是怎么把这里弄伤的了呢。为什么我会想不起来,为什么……呼吸急促,胸口仿佛被重物压着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脑内仿佛卷起漫天巨浪冲刷着我的意识。而背后又好像有无数的冷冰冰的枪口指着自己,毛骨悚然。

    我想逃离,我想回到我的家中,回到衣柜里面好好地哭一场。这个想法让我起身就向外跑,连浴室门口的拖鞋都顾不上穿,只是一味地向前冲着,没想到的是一开门就撞上了另一个怀抱。

    抬头,是一张熟悉得不得了的脸。


    几个月前,我对着这张脸挥舞了拳头。

    几个礼拜前,我拜托这张脸的主人带我来到这个村子。

    几天前……几天前发生了什么。


    我想不起来。

    只是继续看着他,泪水争先恐后地流下。    

    仿佛是要告诉我发生过什么一样。


    对方看起来有些意外,对这个满载泪水的拥抱,他试图伸手安抚我,抹去眼角的泪水。

    “是甜的。”他笑着说,“小叶月的泪水是甜的啊。”笑容带着一丝愉悦和控制不住的兴奋,而我并看不到这一切。

    我只是把脸在他的衬衣上胡乱蹭着,仿佛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茸兔,正在努力蹬着腿将天空中的老鹰驱赶走。不知道为什么对他,好像可以说出所有的烦恼,也好像可以把自己软弱的一面展现给他看,他的怀抱比衣柜更加温暖。鼻尖萦绕的是他衣领上令人安心的味道和一丝微弱的血腥味,虽然不是自己衣柜里熟悉的柑橘味,却是更让人想要拥抱的气味。

    “田中先生……”哭得太过厉害开始打起哭嗝的我喃喃道,“我是怎么了……我想不起来……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的手指和手肘都好痛,是……我做了什么了吗?”抬起头对着田中先生,“田中先生……”

    对方收敛了那份笑容,也对着我的一串疑问有些手足无措,他试图像以前一样安慰我,对于我的那一串疑问却一言不发。他锁紧了眉头思索着。

    “我为什么会对田中先生产生想亲近的想法呢?”得不到任何回答的我问起了最想得到回应的这个问题,对方在诧异后却意料之外地抱紧了我,伸手揽住我的腰,哪怕隔着毛茸茸的外套我也能感受他的用力。

    赤脚踩在地板上的我要踮起脚,双手才能勉强勾住他的脖颈,我能听到他的心跳比我的还要快,也清晰确切地听到了他在我耳边许下的承诺。



    是这样啊。


    我是忘记了。


    但是没关系的吧,有田中先生在呢。


    田中先生会在前面对我伸出手。


    我只需要走出那一步。


评论

© 是你的锅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