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的锅锅

近期原创
ooc都是我的
糖是他们的
催我我写文不催没有粮

【叶月柊】短打段子合集←

/醉酒

    意识逐渐变得朦胧,只能感受到自己两颊的温度逐步上升,在来酒吧前还在苦恼着别的事情,一旦碰上酒也就开始遗忘。酒精是这样神奇的东西吗……叶月手里还捏着半杯鸡尾酒,辛辣刺激过后的甜美水果味道让她忍不住再喝了一口。明明和小禄小姐还有诺亚先生私底下串通好了要灌醉田中先生,怎么先败下阵来的反而是她。大脑开始停止转动,所有的动作都凭靠着本能,她缩在酒吧客座最里面的那个座位里继续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鸡尾酒。

    说起来这是第一次喝到鸡尾酒,和父亲哥哥偶尔对酌的味道干净清冽的日本酒不同,水果的浓郁香气充斥着她的鼻腔,一口饮入后便让人上瘾。清酒的度数虽高,但是父亲不会让她喝太多,经常是一两口以后就被强制收回了酒杯。

    ……上瘾的或许不只是酒,她眯着眼睛看到对面和别的村民的谈笑的田中,没有理由地想上去碰一杯,酒精带来的勇气让她站了起来向他的方向走去。


    “……田中先生。”女孩子软糯的声音带着几丝醉意,伸手拉了拉田中的外套袖子,“阿柊还想要一杯。”偶尔和自家父亲撒娇的时候带的自称不自觉地用上了,扎成麻花辫子的发尾随着她的动作微动着,一双水润的大眼睛里漫着底层的雾气。

    田中看起来有些意外,叶月会对着他撒娇什么的……是酒精的错误吧,他好声好气地回答到:“叶月小姐不能再喝了,鸡尾酒的度数也不低……”

    捧着酒杯的叶月摇了摇头,脸颊鼓鼓的样子在说着她的不情愿,平日里总是习惯性保持距离的女孩子突然的撒娇的杀伤力有些过大:“不要——阿柊,阿柊……”

    田中还在想着该怎么办才好,女孩子就已经拽着他的衬衣顺势倒了下去,在下巴马上就要磕到酒吧吧台的时候他及时反应过来把她拉到一旁。

    女孩子软踏踏地埋在他的怀里,凑近了还可以听到细微的呼噜声。田中陷入了比刚才还要不知所措的状态。

    “……这可怎么办是好。”


/背后突击


    田中发觉,最近女孩总是喜欢从背后戳他的背或者是掐他的腰,一句话都不说就是动动手。虽然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小动作,但是这样的突然袭击也经常给他一个措手不及。


    对于叶月来说,田中先生的腰是一个让人好奇的部分,没有ins上那些肌肉男的肌肉的话,普通男性的腹部会是什么样呢……叶月经常撑着下巴,用着专注的目光盯着他的腰,想戳一下的心思越来越浓厚。

    是像自己一样软绵绵的吗,她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肚子,虽然没有小肚腩但是也没有任何肌肉,仔细想想自己也不是很瘦的人……她咬了咬嘴唇,偷偷爬到他背后,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的背部。只是简单的指尖隔着衣服的触碰就让叶月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开始脸红,戳完以后她又默默地倒着爬了回去,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低头玩着手机,只是耳尖的那一点赤色暴露了她的心思。

    ……好想再戳一次,叶月心里仿佛被幼猫挠得心痒痒。

    下,下次吧!她心里敲定了下一次干这种事情的时间。


    田中发现自己开始渐渐习惯叶月的背后突击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他对叶月的警惕心已经放到最低了。

    看着叶月偶尔的脸红,也不是一件坏事。


/捂眼睛【啊我最心动的部分】


    血。

    她出生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大量,甚至喷射到另一侧墙壁的散发着浓浓血腥味的粘稠的液体。

    哪怕是再如何镇定的人此时也有些心神不定。

    嘴唇颤抖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只是看着眼前的血迹,她或许再扣不下手中枪械的扳机了。


    一双手缓缓罩来,她的世界里能看到感受到的的只有雪白的手套,以及对方身上好闻的清爽气味。“不要看哦。”


    “好…”

    她安心地闭上了眼。

    所以到底,那是什么味道呢?


/交谈


    “我听到了哦?”女孩子用着软绵绵的语调说着,“你对我的哥哥提了这样那样奇怪的问题。”   

    【...这是可以解释的。】

    “?”女孩露出困惑的表情,却在他想开口解释的那一刻打断了他。

    “不用解释哦田中先生。”

    “您只需要将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告诉我。”

    “有些事情还是我来做更好。”

    虽然还是一样的软糯语气,言语间不知为何有着让人不敢阻碍她的决心。

    【啊啊,真是一只有趣的小兔子。】

    【已经将自己的凶相,暴露得一干二净】


/痛苦


    人真的是很脆弱啊。

    一枚硬币从高空砸中都有可能失去生命。


    枪呢...


    想起一切的叶月把自己裹在被窝里,脑子里尽是漫天的血迹。


    举起手枪,朝着面前的怪物冷静地扣下扳机,那怪物却在子弹出膛的一瞬间幻化成了人影。子弹不偏不倚地穿透了那人的胸膛,对方难以置信的眼神狠狠地瞪着自己,哪怕倒下了停止了呼吸也没有闭上那双眼。


    只要一闭上双眼,这个场景就反复出现在她的梦里。    


    一次次地被那个眼神注视着。


    一次次地被负罪感折磨着。



/最后是旧的和新的黄色废料


    她蹲下去去系鞋带,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从肩膀划下垂到胸前,露出了纤细的脖颈,几丝没有扎进马尾的碎发落了出来。

    很吸引人。

    他有点想从背后抱住她,将脸埋在她脖子后吸一口那甜美的让人沉迷的气味。



    喜欢看穿着长裙的大小姐慢慢提起自己的裙摆,露出纤细的小腿,再往上就是几乎没有看到过的区域。
    防止衬衫皱起而穿的吊带,一边夹着衬衫底部,另一边夹着大腿袜。
    塞得整整齐齐的衬衫因为细小的动作而有些起皱。
    从开始的时候就红得让人无法忽视的耳尖,红晕渐渐染上脸颊。
    “够..够了。”
    小声的做了决定。



评论
热度(1)

© 是你的锅锅 | Powered by LOFTER